關閉
居民滿意度超過95%,奧秘在哪?
浙江寧波海曙區“開放空間”:社區治理的海曙實驗
發表時間:2019-05-27來源:浙江日報

  在寧波海曙區的102個社區里,都有特殊的“議事會”,名叫“開放空間”。

  社區里的大小事,都能“上會”議一議;居民有好點子好建議,都能公開講一講。這個方式看上去并不復雜。但神奇的是,就在這個無形的“開放空間”里,那些曾經被看作是“瑣碎、棘手,卻很關鍵”的社區大小事都逐一得到破解。

  “議事范圍不受限、參與對象不受限”,“開放空間”打開的是居民參與社區治理的空間。運行近6年,它已源源不斷地收集意見建議7864余項,同時一刻不停地辦結難題7472項,居民滿意度超過95%。前不久,“‘開放空間’創建基層民主協商”項目還入圍中國城市治理創新獎。

  政府推動、社會自我調節、居民自治的良性互動,“開放空間”或許闖出了一片全新的空間。

  訴求多困難大 基層治理 “獨角戲”難唱

白云街道安豐社區針對老小區居民晾曬問題的“開放空間”活動。

  作為寧波中心城區,海曙區很早就遇到了城市基層治理中的難題。9個街道102個社區,有老小區,也有新小區,居民訴求紛繁復雜。

  在社區工作近10年,連續被好幾位居民找上門來批評,海曙月湖街道平橋社區黨委書記張文波曾經“多少有些尷尬”。

  事情說來也簡單:平橋社區是寧波典型的老舊社區,下轄偃月、菱東、菱西3個小區,居住著1399戶、3900余人。沒有物業公司入駐,平日里大事、小事全靠不到20名社區工作人員和樓道長推動。

  前些年,海曙全區推行垃圾分類,需要在菱東小區設置大件垃圾堆放點。按照慣例,張文波咨詢了樓道長意見,將堆放點設在了小區花園旁,認為“看起來醒目、離房屋較遠、相對比較合適”。但有些居民卻覺得,老小區本身公共空間不多,垃圾堆放點影響了他們日常休閑、鍛煉、游玩。于是,建成兩天后,就有人找到社區表達不滿。

  張文波不得不做出解釋和妥協:如果超過半數居民反對,就將垃圾堆放點進行移位。并且,她向居民表示:“今后在相關問題的處理上,一定注意方式,聽取大家意見?!?/p>

  張文波的尷尬,絕大多數社區書記都遇到過。海曙區民政局工作人員說,社區一般采用政府決策、黨員議事、代表商議等方式,這種傳統的議事方式越來越難以適應個性化、多樣化需求。

  但有時要吸引居民參與公共事務,也不容易。比如,2007年才成立的水岸心境社區就一直在做這樣的努力,卻收效甚微?!罷飫錁用褚災星嗄晡?,我們希望能在社區治理上有不一樣的氣息?!鄙縝澄榧切烀隙嫠嘸欽?,前些年,他們試圖通過成立便民工作室、文明勸導隊等,推動居民自治,“整體看來,圍觀的人多,參與的人少?!?/p>

  有一次,針對小區內養狗人士“遛狗不牽狗繩、不處理糞便”等問題,他們決定召開居民議事會。6名社工花了整整一天,將會議通知發到了每戶居民手中。但開會時,稀稀拉拉只來了五六個人。再一調查,不少居民直言:“開會跟吵架似的,不感興趣?!?/p>

  在專家眼中,這里呈現的,并不是社區建設中的獨特問題,而是城市治理中普遍的困境。社會學家鄭杭生曾將此概括為“現代社會的共同體困境”:經濟社會轉型導致人際關系疏松化,使得城市社區在相當大程度上只是一個地域的概念,居民歸屬感不強、參與積極性不高,社區治理實際上是政府“唱獨角戲”。

  海曙區民政局副局長吳鶴立介紹,2013年5月,海曙區成立了社區參與行動服務中心,并在各社區試水“開放空間”議事廳,為的就是從“政府主導、小眾參與”向“多方共治、全民參與”轉型,“無論是滿足居民多樣化需求,還是創新城市治理體制的要求,我們都需要一次理念與方式的變革”。

  提升參與意識 居民不當“沉默大多數”

  社區治理變革的第一個努力,是運用“開放空間”會議技術,讓居民學會議事。

  近日,記者到達平橋社區偃月小區時,這里正在開展一場關于“綠色會客廳怎么建”的“開放空間”會議。主持人是專職社工馬于鶴,參與者是對議題感興趣的10多位居民。

  早在一周前,“將小區南面閑置地塊改造為綠地”的動議就張貼在了小區公告欄,參會邀請函也發到了附近6個墻門、72戶居民手中。

  “綠色會客廳怎么建?請大家在話題紙上寫下你的話題和觀點,并輪流發布?!鋇染用裎ё扇?,馬于鶴簡短開場。

  “主持人,我認為應該設置雨棚、鋪種綠植,既賞心悅目,又改善環境?!?/p>

  “為適應小區老年居民多的特點,我覺得可以設置休閑椅桌、景觀燈、鵝卵石健身路……”

  陳述過程中,小區居民應淑芬與葉中華的觀點引起廣泛關注,“看起來很可行”。

  按照“開放空間”議事程序,接下來,主持人選出“熱度”最高的兩份話題紙,貼到墻上,居民排隊依次簽名,形成兩個小組;然后,他們將通過小組討論、發布行動方案、正反方辯論、投票等各個環節,選出獲勝方,達成共識;最后,所有人共同完善行動方案,整理成文件資料,分發至72戶居民。

  最特別的場景在于,現場任何人講話、發言,必須遵循“不同意見者之間避免面對面對話”“不得進行人身攻擊”“不得打斷其他人陳述”等一系列規則。6年來,隨著“開放空間”持續開展,這些規則深入人心,并被102個社區的居民親切地稱為“蘿卜白菜十三條”。

  “以往這樣的事,社工和居民代表商量著做了,我們可能不買賬?!敝鋇較衷?,水岸心境社區的年輕居民楊佳妮依然記得2015年第一次參加議事時的儀式感和新鮮感,“‘開放空間’就像一部設計精良的機器,將有利益沖突的相關方聚在一起,有條不紊地讓我們表達意見,又用規則來壓制內心不好的沖動,避免爭執,求同存異?!?/p>

  之后,楊佳妮只要收到邀請函,不管是停車位劃分、社區墻繪設計、垃圾分類等利益相關事項,還是居家養老服務中心選址、背街小巷整治等關系不大的相關問題,有空都會參加?!吧縝用裉峁┍澩鏌餳某┩ㄇ?,如果沒有做好,那是他們的錯。但如果我漠視自己的權利,不對身邊的公共事務發表意見,那是我的錯。如果大家都漠視了,這個社會怎么能進步?”楊佳妮說。

  數據顯示,6年來,各社區共召開“開放空間”會議8000余次,參與議事的居民已超過10萬人次。有居民說:“幾乎每個月,都會收到一張邀請函,讓我們對社區正在發生的事了如指掌?!幣燦芯用癖硎荊骸拔蘼堊≡癯晌С址?、反對方或者中立方,都能充分表達觀點、達成一致協議,讓我們感覺到了自由、高效?!鄙縝ぷ魅嗽痹蛉銜骸八碩嚳攪α坎斡肷縝攣?,破解了許多痛點、難點,減輕了基層負擔?!?/p>

  在這里,一顆公共精神的種子,已經植入人們心中,開始茁壯成長。

  平衡公平效率 社區成為“緊密共同體”

月湖街道平橋社區討論小區“綠色會客廳”建設問題。海曙區民政局供圖

  在海曙區委主要負責人看來,“開放空間”抓住了人這一關鍵因素,居民不再是消極的社區治理客體,而成為緊密團結的伙伴,形成了政府推動和社會自我調節、居民自治的良性互動。

  前不久,白云街道牡丹社區周江岸15弄發生的一件事,令人印象深刻。一單元2樓外墻管線漏了水,居民抱怨連連。但維修管線需1000多元,小區沒有公共維修資金,樓上樓下住戶都不愿出錢,雙方陷入了僵局。這里是一個典型的開放小區,房屋建于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,70%以上居民為老年人口。沒有圍墻,沒有物業,公共設施老舊,居民訴求紛繁,鄰里矛盾頻發。此前社區黨委書記董玲紅一想到就頭疼。

  眼看著一條管線就要演變成鄰里糾紛,社區工作人員趕緊邀請了5戶居民代表、網格員、工程維修方,組織了“開放空間”會議。經過一個上午的討論,效果看起來不錯:5戶居民達成共識,同意每戶出資167元用于管線維修。

  更特別的是,在社區工作人員引導下,他們現場成立了“樓道公共設施自管委員會”,對管線維修項目進行監督,并且承諾“此后無論哪里出現問題,均由住戶共同承擔責任、分攤費用”??梢韻爰?,這一“自管會”,今后將成為該小區治理的重要力量。

  而這也正涉及到海曙社區治理變革的第二個努力:對“開放空間”進行本土化改造。

  不可否認,充分的討論能展現多方利益、訴求,但某種程度上也存在效率不高、行事拖沓等弊端?!翱趴占洹被岵換嵋渤魷幀耙槎瘓觥薄熬齠恍小鋇那榭??

  為實現公平與效率之間的平衡,2018年海曙對“開放空間”予以統一規范,在討論前增設“民情收集”環節,在討論后增設“項目管理”環節。

  也就是說,“發布行動計劃”不再是每次“開放空間”議事的尾聲。在現場,每位參與議事居民還會收到一張自薦表,按個人意愿,選擇是否成為自治委員會的一員。接下來,這個由普通居民組成的自治委員會,將與社區工作人員一起,執行具體計劃,同時也激勵更多人投身到社區事務中。

  牡丹社區里,300多名居民加入“ok管家”志愿者組織;在水岸心境社區,年輕媽媽們成立了“小畫大作”工作室;白云莊社區有了“白云養綠隊”;安豐社區組建了“大石頭聯盟”……樓道“牛皮癬”廣告清理、小區監控安裝、社區垃圾分類、居家養老服務改善等種種變化,都與他們相關,并在他們的積極參與下得以推進。

  這些新生的項目小組、監督小組、自治委員會等,在海曙區和各街道有心的培育下,逐步演變為一個個成熟的社會組織。6年來,通過“開放空間”,當地已累計成立50余個社區自治組織,助力解決辦結難題7400余個。

  “‘開放空間’真正成了一個促進居民自我決策、自我管理、自我監督的平臺?!痹諼夂琢⒖蠢?,把居民能干、想干、應該干的事情放權給居民自己來干,讓社區成為一個“緊密共同體”,正是破解“現代社會共同體困境”的關鍵一招。

  向著“共同體”的方向,海曙社區又邁進了一大步。(記者 沈晶晶 肖淙文 區委報道組 續大治 尤文軍 孫勇)

社區治理升級有道

  海曙區“開放空間”議事模式旨在通過引進國外開會議事技術,找到破解基層治理方式專業化不夠、居民參與程度不高、社區共同體意識不足等幾大難題的路徑。在實際運用中,他們根據當地社情民情,對“開放空間”技術進行改良,避免了議事效率不高、行動能力不強、應用碎片化等問題,逐步形成了一套標準化、系統化的社區議事協商模式。該模式具有以下幾點可復制、可推廣的價值:

  第一,把“開放空間”技術導入社區治理過程,能提升社區工作者處理問題的專業性和有效性。面對居民日益增加的多樣化需求,海曙積極要求社區工作者專業化轉型,發揮專業治理的優勢,引入專業社會組織,手把手地教會社工運用“開放空間”回應訴求、破解難題,為提升社區協商治理水平打下了基礎。

  第二,“開放空間”中“民情收集”以及“開放討論”等環節,引導居民積極、有序地參與公共事務,助力社區有效運轉。海曙區“開放空間”議事圍繞與居民利益相關的問題,例如停車、綠化、垃圾分類、居家養老等,展開多主體、多層次、多形式協商,形成一致性的行動方案,提高了社區公共決策的民主化水平,切實發揮了居民自治的作用。更難得的是,“開放空間”的“項目監督”環節,讓居民協商議題進一步演變成為具體的治理項目,在此過程中又進一步引導居民組織化,產出一批社會組織,進一步激活了社區活力。

  第三,“開放空間”有助于喚醒居民共同體意識。現代社會中,社區逐步成為社會管理和社會生活的基本單元,但多年來社區自治不足、人際社會疏松化導致鄰里關系淡漠、社區認同感不高。而海曙“開放空間”模式瞄準的正是營造一個讓居民成為主人翁、平等參與討論的公共空間。多元化、個性化的主體整合起來,形成合力,共同為社區所用,這是基層治理體制改革中最寶貴的財富。

  因而,“開放空間”議事,短期看主要是打破了社區公共事務決策的封閉性,更深遠的意義則是培養居民主動參與的意識,提升社區自治水平,構建開放多元的社區治理體系。(作者為浙江工業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 王萍)

 

什么是“開放空間”

  “開放空間”誕生之初,是一項會議技術。1983年,哈里森·歐文組織了一場國際會議,它包括一系列嚴格的流程:1、準備工作,準備好紙筆和座位排放;2、向與會者說明具體的流程和規則;3、提出希望討論的議題,并充分探究重要性;4、會談開始,問題者耐心等待其他人的觀點,與會者參與討論;5、設立新聞墻,指定時間、指定小組進行討論成果匯報;6、對所有的議題選擇短期內可行的建議;7、將建議根據優先順序排列;8、鎖定主要的議題及其優先的建議,制定行動計劃實施。

  與會者對會議的自由、高效深有感觸,而后哈里森·歐文對該流程進行完善,并于1985年形成“開放空間”技術。它讓幾十人、上百人甚至千余人聚集在同一個“空間”里,也為每一位參與者打開了熱情、自由討論和自主提出解決方案的“空間”。目前,這項技術已在100多個國家得到運用。

責任編輯:黨 建
【糾錯】